槐园太极拳

槐园太极拳 首页 槐园拳社 查看内容

槐 洞

2022-12-24 15: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 评论: 0|原作者: 乔燕章

摘要: 太极拳 武术 文化 传统文化 槐园 槐园太极拳

​山峦叠嶂,曲曲弯弯,在偌大一片槐树丛中隐藏着一个仅有50多户的小山村,人们称这个村子叫槐洞村。为什么称槐洞村,因为这个村的村口长有一棵硕大的槐树,树冠若蓬,树身几个人都搂不住,老辈人代代相传,说这是一棵神树,树上挂满了红布条和红灯笼。传说不知何年何月,槐神在背后说了雷神的坏话,说雷神光打雷不下雨,雷神听后大怒,在一次暴雨中雷劈了这棵槐树,槐树身上灼岀了一个大洞,两个人躲在里面都看不见人。说来也怪,槐树虽被雷击了,但枝蔓不减,人们夏天仍然在这里聚堆乘凉,说三皇道五帝,下雨了有人还躲在树洞里避雨,久而久之,人们就称这个村子为槐洞村。

也就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吧,槐洞村东头的王若权家来了一位远房亲戚,光听说姓陈,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此人大约七十岁左右年纪,一米八的个头,经常戴一副近视眼镜和一顶兰色帽子,说干部不像干部,说文人不像文人,但总让人感觉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他见人从不多说话,顶多只是点头笑笑,夹着一本有点发黄的线装书,扛着一把竹躺椅,天天到槐树洞里去看书,不到饭点不回去。

也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那位姓陈的老头来后不多久,村里卫金中的外甥武怀远也因学校修缮房屋放假来他舅舅家玩了。这个怀远从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没上学前是个孩子王,整天领着一帮孩子到处打架,上学后又是一个令老师头疼的调皮鬼。有一次上课期间他趴在课桌上睡觉,老师叫醒他后问他为啥上课睡觉,他还挺正经的说:“老师 ,你不知道梦里那位女老师讲课有多好,我都听迷了,长大了我真想娶她让她天天给我讲故事”。一番话逗的全班学生哈哈大笑,而老师却有点哭笑不得。

别看怀远这孩子仅是个初中生,可他人很机灵,深悟世事,来到槐洞村没多天就和大人们厮混熟了,帮人推个车跑个腿是家常便饭,人们都亲切的喊他“小武”。有一天,他从村外玩耍回来,打槐洞前路过时忽然刮起一阵大风,恰在此时,槐树洞中的陈老头往外探头观看天气,风一下子把他的帽子刮跑了。小武见状,跑出老远把帽子捡回来恭恭敬敬递给了他,陈老头很感谢,和他在槐洞里一块扯了半天。打此后,人们经常看到陈老头在槐洞里拿着那本线装书给小武指点着,到底说了些什么,人们谁也不知道。两个多月后 ,小武接到通知,学校房屋修好准备开学,他也该离开舅舅家了,在他离开舅舅家的头天晚上,陈老头把那本发黄的线装书用报纸包着送给了小武,小武接过来深情的叫了一声“师父”。

时间过的真快,从初中到高中,一晃五六年过去了,小武变成了大武,既然上大学没有希望,只好接了父亲的班当了一名铁路工人。当时父亲鼓励他说:你有文化,好好干,以后争取也弄个段长局长的干干。怀远笑笑说:爹,你说的倒轻快,现在当官是好当的吗?你没听人们说“生命在于运动,朋友在于走动,资金在于流动,当官在于活动”,咱一没后门二没钱,想当官那是骆驼钻鸡窝——没门,父亲听了一时无语。

铁路工人的工作是非常枯燥的,正班正点半分钟都不能错过,怀远干了两年主动辞职不干了。当时正值改革开放期间,他白天干点小生意,晚上开始认真练习拳术。其实这个事打他从槐洞村回来就没停过,他下的功夫用句歇后语形容就是鸭子浮水——浪在底下。大家都知道在他离开槐洞村时,那个陈老头曾送他一本书,那可不是一本一般的书,那是一本清末民初石印的《武门秘笈》,他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单位,对这本书每天晚上都要看上几遍,并且记了三大本学习笔记。由于他辞职后有了充裕的时间,他把社会上流行的陈式、杨式、武式等太极拳进行了归纳研究,结合《武门秘笈》的拳术理论吸诸家之长,创出了一套自己的门派,定名为“槐拳”。

阳春四月,槐花飘香,在一个暖意融融的日子,武怀远骑着摩托又来到了槐洞村。按道理说,舅舅家是近亲,应该经常来往的,可在以前那个年代,山里没有路,上一次山等于上天梯,可现在不同了,山里修了路,有车的话那是非常方便的。到村后怀远第一个要找的就是陈师父,可是王若权却对他说:“在你走后大约五六天吧,俺这个远房叔叔就说他的心愿已了,准备走了,我向他去哪里,他什么也设说,他经常就是这么怪怪的”。事后怀远才知道这位师父一辈子无儿无女,终年四海为家,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面,感慨之余不胜唏嘘。

怀远暗忖,既然师父不知去向,他呆过的地方也即是发祥之地,反正我是光棍一个,关住门全家不饥,干脆在这里安营扎寨,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于是他在离槐洞不远的槐林里整出一块地坪,晚上在此练拳,白天槐洞看书。这片槐林虽然面积不大,但很幽静,只不过在林子的西北角有几座坟头,还有一座坟头看来是新扎的,一幅长长的白幡飘在上面,看着有点惨人。有天晚上怀远正在林子里静心练拳,坟头那边晃晃悠悠闪来一条白影子,怀远迎上去大喝一声:“你是谁?”对方答:“我是鬼!”怀远哈哈一笑说:“好,我这槐拳的槐字就是拿着棍子打鬼的,来,先吃我一棍”。说罢顺手折下一根槐枝朝白影打去,只听对方“哇”的叫了一声转身就跑。第二天当怀远给王若权说起此事时,若权说:“你说的是后山凹屯村那个疯女人,家人管不住,夜里常出来乱跑,这事亏得是你,换了别人恐怕早吓瘫了。

寒来暑往,闭关八年,在这八年中怀远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抵住了男欢女爱的引诱,谢绝了哥们的无数酒局,槐树林的地坪上曾经踏出过无数个坑坑,有时候一个“金刚捣碓”就是一个坑,不过这些坑最终还得自己挖坑自己填,时间长了,简直就像夯打过的一样磁实,想在这里挖点土那可要费老鼻子劲了。有一次王若权来到槐树林练功点想看看怀远的功夫,谁知隔着一米多远的怀远仅是推手的一个空掌就让若权身不由己打个趔趄几乎摔倒,由此王若权想起了那位远房叔叔说的“心愿已了”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接着他问这练拳有什么诀窍没有,怀远说你先记住“五弓八撑”这几个字,从每天站桩做起。若权问这几个字怎么讲,怀远回答:“字虽四个,意象万千,还是自己慢慢悟吧”。

在怀远居住的北方地区,有一句流行语叫“墙里开花墙外香”,从很多现实事例来看,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单从怀远本身来说吧,其技纯青,办个拳术培训班什么的可以说小菜一碟,可不少学员宁愿相信外来和尚,也不愿来他这里学拳。怀远盘算了一下账单,以前做生意攒下的积蓄已所剩无几,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该趁着改革开放这个显现个人价值的机会去南方碰碰运气。也来一个说走就走,他带着简单行装来到了南方C市的一个小镇住了下来。由于旅途劳顿,他睡的很早,谁知清早起来穿裤子时感觉裤兜瘪瘪的,伸手一摸带的两千多块钱没有了。他看看旅馆房间门锁好好的,又是他一个人住,钱怎么会丢啊?后来他明白了,原来是小偷从窗户外面用铁勾勾出了他的裤子,掏走钱后又把裤子丢了进来。嘿,看来小偷怪有良心的,至少不会让自己光腚了,怀远自嘲的安慰着自己。

有道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怀远无奈之下自荐去一家赌馆给老板当保镖,老板试看身手后感觉可以,条件是管吃管住先试用一个月。有人说人倒霉了喝口凉水也塞牙,这话也应到了怀远身上,就在他上班没多天,因他的老扳和另一个赌馆老板发生矛盾,一天晚上人家组织了一帮打手来砸场子,老扳闻讯不敢出门,人家把气撒在了保镖身上。这当儿即使怀远浑身本领,又岂能抵住人多,况且打手又都带着器械,情急之下,他摸到了一截钢筋棍,一路挥舞着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看来C市不能呆了,他又辗转来到了D市。

D市真是一个先知先觉的城市,处处都是热烈活跃的气氛,商店里所有商品应有尽有,高中档饭店和歌舞厅一家挨着一家,只要你有钱,你可以享受到一切可享受的东西,卑贱也能瞬间变成尊贵。怀远摸摸自己口袋,兜里的钱没剩几个,除下房钱恐怕每天只能吃方便面了,想到这里他鼻子酸酸的,叹息自己闭关八年学的功夫竟无半点用武之地,真是天不佑我。正在怀远暗自哀叹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时,他看见一位穿旗袍的女士从金店走岀,那气质既具婉约清丽的内敛,又有烘云托月的大气,真的是“带雨梨花滴秀,芙蓉出水波摇,扶风戏柳小蛮腰,莲步醉春宵”。那位女士刚走出金店不远,后边跟上来一个像是“扒手”的年轻人,看来他是盯上了女士身上那个带金链的包包,但因为街上人多,暂时还不敢下手。怀远看刭这情况心里已明白了八九,他也紧跟在“扒手”后面,准备在他下手时来个人赃俱获。当那个穿旗袍的女士走进一条小巷时,“扒手”一下子拽住了那个包包,怀远一边大喊着“注意包包”,一边跑步赶上前去。谁知那位女士听到喊声转身一个反手拧住了“扒手”的胳膊,疼的他嗷嗷直叫,怀远一边暗自称奇,一边赶上来拧住另一只胳膊准备把“扒手”送往派出所。可那位女士说:“算了吧,看他这样子也是穷人,不得已走上这条路的”。边说边从包包里掏出一沓钱送给他说:“把这钱拿去做点小生意,年轻人要走正路,以后别再干这丢人现眼的事了”。年轻人接过钱,眼含着泪点头走开了。

打发走年轻人后,女子转身对怀远莞尔一笑说:“谢谢这位大哥今天拔刀相助”。怀远说:“话不能这样说,是你的本领防止了自己的财产损失,看来你不仅气质典雅,身上还有几分功夫,看来平时肯定练过拳吧”?“你怎么知道”?“我是从你的推手上感觉到的,你肯定有名师指点,而且我猜想你这位师父姓陈”。此语一出,女子惊奇的瞪大了眼睛,双方互通姓名后,她向怀远简单介绍了认识陈师父的经过。那是在一次出差的火车上,她发现一位戴着近视眼镜和一顶兰帽子的老者,可能因为感冒了一直咳嗽不止,出于同情心她拿出自己的备用药品让他服用,一老一少还进行了深入交谈。最后下车时,陈师父送她一本《武林秘笈》的书,嘱咐她女孩子外出不方便,要学点功夫防身,书上有图例说明,每天练习即可。我出差回来后,按书要求每天练习,但因我还得忙生意,只能重点练练推手,在实践中听懂对方的“势”,化解对方的“势”,做到既不伤害对方,又能有效保护自己。怀远听了连连竖起拇指称赞,同时也向张慧谈了自己认识陈师父的过程,当他打听陈师父下车后的去向时,张慧遗憾的摇了摇头。不过她满怀信心的说现在信息发达了,只要下功夫,找到还是有希望的,然后又高兴的说:今天真是巧合,能在这里遇到师兄太应该祝贺了,走,今天我请客,我得多敬师兄两杯。

在一座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里,春江花月夜的琴声如春风拂耳,桌椅杯盏非常考究,服务小姐一个比一个端庄靓丽。看来张慧是这里的常客,一进门服务小姐就象接财神似的簇拥上来,一囗一个张总叫个不停,把她和怀远领到了一个豪华雅间。看到这一切怀远心里想着,名利金钱宁有种乎,这种生话我也可以有,相信通过努力一定得有。正想着时張慧问他想吃点什么,怀远虽说现时困顿但以前也是见过世面的,随口说师妹破费了,客随主便吧。于是张慧点了鲍汁扣辽参、白灼虾、菠萝咕噜肉、鱼翅汤等几个当地名菜,又要了一瓶XO,两个人边吃边聊,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通过交谈,怀远知道张慧家里现在仅有兄妹二人,一个哥哥在北京工作,她本人利用征地赔偿款投资开办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这些年房地产很吃香,积累了不少财富,现在钱对她来说只是数字概念了。她在想当下很多有钱人非常注重身体锻炼,她很想在D市再成立一家武术培训中心,一来健身,二来防身,应该是很有发展空间的,眼下她有现成的场地资源,只是苦于没有扛旗人。今天正好巧遇师兄,又都是一个师父门下,很想让怀远接下这副担子。怀远一听正中其意,当场表示愿意扛起这面旗,心里觉得展示自己才干的机会终于在不经意间来了。

南方人办事从不拖拉,当天拍扳的事第二天就能付诸行动。经过短暂的筹备工作,“槐拳武术培训中心”挂牌亮相。由于怀远拳艺高超独门绝技,且他的拳术理论扎实,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听他讲课既是授业又是一种艺术享受,所以报名参加培训的人很多,短短一年间学员达到上千人,原有场地增加了一倍,并且时不时还有大老板单独约课。第二年恰值国际太极拳年会在河南焦作举行,武怀远选调优秀学员带队参赛,竞夺了好几块金牌回来,一下子怀远的名声大振,连张慧有时都要让他几分。 

人一旦出了名,身上就好像有了磁性一样,朋友圈不断扩大,弟子不断增多,怀远借此机会开渠引水,在国内外开设了不少槐拳分部,怀远不定期巡游指导,俨然成了一位武术界大佬,甚至一些有身份的人也慕名前来拜师学艺。谈到拜师,这里面是有许多讲究的,诸如择吉日、设香案、敬先贤、拜师礼、拜师帖等一切都得按传统规矩来,万万不能草率行事。拜师时师父正襟危坐太师椅上威严有加,弟子三拜九叩至诚至敬,仪式结束后弟子们不分年龄,不分职务,统按入门先后以师兄师弟师姐师妹相称。武怀远也只有在这时候才会感到昔日的汗水没有白流,个人价值得到了充分体现,尤其在他接受跪拜的那一刻,真像攻陷敌国首都的将军一样感到愉悦。

就在怀远的事业蒸蒸日上时,张慧告他说陈师父找到了,具体情况是有个“爱心老年公寓”在网上发了一则消息,说是该公寓有位陈姓孤寡老人病重入住D市二院,请有关亲友前往探视并协助处理有关事宜。后面附的照片正是陈师父本人。听到这个诮息,怀远和张慧马上驱车赶往二院,见到了久久思念的师父。病床上的陈师父看起来已很虚弱,但思维还算清晰,他看见怀远和张慧一道而来,内心似有所悟,用手势表达了自己的祝福。接着他断断续续说了遗嘱,内容大体有这么几项:一、中华武术是为全民健身服务的,要谨遵武德,不可持强凌弱。二、我一生四海为家,最后的归宿应是槐洞村,火化后把我的骨灰当做肥料埋在那棵老槐树下以滋生长。三、老家房产归爱心公寓所有。陈老师勉强说完后头往旁边一歪阖然长逝,享年84岁。

处理完师父丧事后,张慧经过哥哥同意和武怀远共同做出一项重大决定,把房地产公司和武术培训中心合并,重新建立一座公益性武术职业学院,武怀远任董事长,张慧任总经理,面向全国招生,为国家输送重点体育人才。他们定下学院开张之际也即是他俩的大喜之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QQ交流群手机访问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使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意见反馈自定内容自定内容
返回顶部